乙木号

和俄女足交(清代传奇故事铁腿韩昌)

铁腿韩昌

韩昌,是汶河人,年幼时在路氏家当佣人。路家子弟喜欢武术,经常练习少林拳,韩昌在旁边偷学,很有些收获。曾经一腿扫倒一面破墙,人们就称呼他为“铁腿韩昌”。而他也沾沾自喜。

清代传奇故事——铁腿韩昌

到了壮年,凭借着武功,偷盗抢劫,后来又充当了兖州捕快。百里之内,眼线众多,不入流的小偷们也时常给他进贡,自认为称雄泗水。

有一天,接到命令到寿昌县境外捕盗。晚上独自路过一个村庄,看到村子外有几间茅草屋,一缕灯光从篱笆缝里透出来。靠近观看,屋门半开着,土炕上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妇女,黑黑的头发,红色的裤子,正在轧轧的纺线。

清代传奇故事——铁腿韩昌

韩昌感觉这不是普通的人家,就推门进去。少妇一边照样纺线,一边问:“你来找谁?”韩昌说:“找你的伴侣。”就走到少妇跟前,蹲下来和她说话。少妇撇了一下嘴角,用脚尖勾了一下他的裆部,韩昌仰面跌倒。不由大怒,骂了声:“小蹄子安敢恶作剧!”翻身起来,少妇已经和他面对面站着。手里拿着一个洗衣棒,一下打在他的脚踝骨上,韩昌再次跌倒。他再次爬起来,左右腿连环进攻,少妇都轻松躲过,一个转身,又被摔倒在地。少妇骑在韩昌的背上,用洗衣棒打他的腰胯,骨痛欲折,又不敢大声叫喊。后来,那个女人用地上的苇子帘把韩昌卷起来绑好,倒着放在墙角,仍旧回去纺线。

不一会,她丈夫回来了,少妇说:“这么晚才回来,找你的人可能都睡着了。”丈夫解开帘子,原来和韩昌认识。少妇笑着说:“大伯别怪我太放肆,幸亏你不饶舌,要是多说些不好听的话,就打断你的脚脖子了。”她丈夫笑着责备她。这时候天快亮了,少妇进厨房,准备了酒饭,韩昌强打精神吃了饭离去。从此,他的豪气烟消云散。

清代传奇故事——铁腿韩昌

【原文】韩昌,汶上人,幼佣于路氏。路子弟喜讲少林拳勇之技,韩从旁剽窃,颇有所得。曾一腿扑倒败堵,人遂呼为“铁腿韩昌”,而昌亦顾盼自喜。及壮,恃其能,遂流为匪,充兖州捕。百里之间,眼目悉熟,狗偷辈亦时纳小贡献韩,固一时叱咤,称泗水雄。

日者,遂批出缉寿昌境。宵征独行,遇见村外有茅舍数间,灯光一缕出篱落中。探之,板扉半掩,土炕上坐一二十许妇人,发漆漆,着淡红裤,穿小靴,理缫车轧轧不绝。韩知其非尴尬者,遂排闼入。妇手轧而问曰:“尔来寻谁?”韩曰:“寻伴尔者。”近妇前蹲为语。妇微哂,跂足交韩裆,韩仰仆,曰:“蹄子敢恶作剧!”及韩起,而妇人已面立,执浣杵扫韩胫,复仆。韩怒,起右腿,妇右腾;起左腿,亦左腾。方一转踔,韩三仆。妇乃骑韩背,举杵击其胯。韩疼欲折,忍不敢声。妇人拖地上箔,卷扎韩为捆,倒栽于室南隅,妇仍纺绩如故。

俄而其夫归,妇告之曰:“深更不返,席中人访汝者,想已睡熟。”其夫解视,则名捕韩昌,旧曾相识。妇人笑而致词曰:“伯伯莫嗔奴太孟浪。幸伯伯不复饶舌,倘絮絮然,将杵断小骨子!”其夫亦笑责之。时东方既白,妇入厨,罗酒浆作炊饼,韩乃强打精神啖而去。自此豪气顿淡于初云。

(按:先岳孔德溢公、韩毓光,早年失怙。入武庠,性慷爽,有勇力。家日落,尝从草泽中游,与绿林辈往来甚悉,尝得其润馀以为供给。一日午间,至颜家楼之关圣庙,酣睡神案下,梦帝呼之:“快入城去,干正经勾当!”醒不为异,复睡。又呼之如前。遂入城。时出示招募勇健营入伍,遂应名随征噶尔,以军功得守御。乾隆年间,洊升至粤省军标游击。尝行刑海盗,其队兵决囚不如法,自撩衣手刃卅馀囚,无一失者。其勇力能挟八十斤铳,发机御敌。又言曾在至圣庙中,随班襄祀。族官轻其武职,慨然曰:“诸君顶戴红蓝,皆沾祖宗馀荫耳。若我这官职,是冷枪头热肚皮挣得来的。”韩昌等辈,皆其少年所结识者。)

《小豆棚》

上一篇 女足国际足球队排名(FIFA女足最新排名中国女足世界第16)
下一篇 返回列表